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湾散人

以书法会友

 
 
 

日志

 
 
 
 

2010年6月16日晚看崔寒柏作书讲书  

2010-06-18 02:32:09|  分类: 崔寒柏书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瑞普集团总裁李守军在水上公园北路的客家公馆做东,请崔寒柏、谢媛媛夫妇吃饭,我与瑞普天津公司的总经理李旭东作陪。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距离上次见面久了,想聚拢起来吃个饭、聊一聊。但是我们这几个人都是那种脑子停不住的人,做正经事儿爱思考,做业余爱好也是奇想不断。崔寒柏夫妇说到企业经营,就如同李守军和我说起书法,都是滔滔不绝,信口而言,不觉其隔行而谬也,大家开心而已。

       这种发散式的闲聊,也往往能即成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说,李守军想聘请崔寒柏为企业的文化顾问,推动瑞普集团的文化建设,提升瑞普集团的企业形象;崔寒柏原计划要到鄂尔多斯做书法展,邀请李守军及其在内蒙的朋友们友情出场;崔寒柏谈到了他正在写的书法专著和正在筹划的书法作品集,我也谈到了正在进行中的《崔寒柏书法研究》的写作和翻译工作。本来是为了闲坐聊聊,话题却很密集。

       李守军在tw的朋友刘灿树先生正在天津访问,当晚有天津市主要领导人的宴请接待,其夫人爱好书法。席间和李守军通话的时候听说我们在一起聚会,也要来参加。我们先行到崔寒柏家里等待,他们夫妇随后而到。崔寒柏在美国洛杉矶游学多年,认识很多tw来的朋友,说起tw,从文化到政治到经济,兴致很浓。

 二

       难得和崔寒柏在一起,我们谈论最多的还是书法。崔寒柏不但是书法大家,同时也是书法评论家,将来可能还会是被认可的书法教育家。这是我敬慕的书法家,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朋友,对他我常用些溢美之词,网络上的朋友们可能已经开始习惯了,应该是能理解的,呵呵。但是散人在生活和工作中很少这么仰慕推崇过同龄人,所以,散人的同事和朋友听到我这么多对崔寒柏先生的赞扬,总是多少带有诧异的意思。呵呵,这也难怪。

       半道儿插这么几句,也是给看这个随记的朋友们提个醒儿,呵呵。

       上次见面的时候,李守军曾请崔寒柏为“天津瑞普生物技术股份公司”写个名字,崔寒柏写了若干遍,有大小不一的几种样子,但是他总觉得不满意,这次拿出几个来让我们挑选。在听取大家的意见之后,崔寒柏现场又写了几次,到第三次吧,终于出现了一个现场的人一起叫好的一幅。

       瑞普集团总裁李守军、瑞普天津公司总经理李旭东自然是从书法题名的本身美感在叫好,刘灿树先生夫妇、特别是他夫人更多是从亲身观摩崔寒柏先生的书法过程来叫好,我则为崔寒柏先生精益求精的艺术精神而叫好,为他那种傲然自伟和虚怀若谷兼而有之的书法家气度而叫好!人难得在傲然自伟中虚怀若谷,也难得在虚怀若谷中傲然自伟。

       散人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也是在场人中只有散人注意到的一个细节,应该算是当晚最重要的细节吧:在写最后一次的时候,崔寒柏转身加了一个宽腰带,类似于练气功的人用的那种宽腰带。写过之后,大家叫好,崔寒柏自己也很满意,在摘下这个腰带的时候,他对我说自己其实内里已经系有这么一个宽腰带了。领一口气而一气呵成做完这个题名,使之浑然一体神完气足,这个腰带说明了聚神拢气在崔寒柏书法过程中的重要性。

       几次观摩崔寒柏书法,我已经注意到了他全神贯注,并在前面的书法评论中提到过他在写字的时候注重肘部和腰部的力量,但是听他自己说、并亲眼看他借助宽腰带用好腰部的力量,让我甚为震动。

      书法,与气功相通,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传统的书法教育方法,讲究入得进去跳得出来,要用长时间的临帖摹写奠定扎实的基本功,然后才能谋求跳得出来进行个性化创作。散人我始终是反对这个逻辑的,长时间的摹写禁锢了人的思维,泯灭了人的创造灵性,而后再谈创造,从教育的逻辑上看其实是行不通的。这种所谓奠定全面扎实的基础的虚假逻辑,在中国的教育界特别是基础教育阶段也是被人奉为真理的。中国的基础教育中有很多的内容并不是生活和事业的基础,很多内容都是不必要不基础的。中国的基础教育和大学教育比美国基础教育和大学教育要更讲究“基础”,知识结构更“完整”,更有“系统性”,但是到了研究和应用的阶段,中国学生的研究能力和创造性都远远比不过美国的学生,在研究生阶段和职业研究的阶段中国人明显落后在美国人后面,不单单是资金经费和设备的原因造成了中国大学后教育(post-gruaduate,研究生教育)的相对落后,更重要的原因是落后的教育教学观念和方式方法:死记硬背为基础的扎实的系统的不基础的,“基础教育”在十多年间磨灭了人的想象力、创造性和激情,然后再让人发挥创造性,真真是岂有此理。

       基本功和个性发挥的关系是辨证的,谁也不会极端地只强调基本功,也没有人极端地只强调个性发挥。扣其两端而执其中,这个中不是物理空间距离的中间,而是过与不及之间的那个中,就是那个最佳适宜度的那个点。崔夫人谢媛媛从这个中向基本功更偏多一些,散人我从这个中向个性发挥更偏多一些。对此,崔寒柏做了一个比喻,我觉得非常精彩:

       崔寒柏说:练武功的差不多都是从站桩开始练把式的,站桩和后继的武功招式在打架的时候都是用得上的,但是一旦打起架来,就要随机应变,信手出招,全然不必再想着脑子里的招式。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也根本容不得你再想脑子里的招式。与人打架的时候,死记着招式的教条,结果可想而知。另外还要注意到,并不是所有打架厉害的都是练过站桩之类的把式的,有些人虽然没有练过这些把式,仍然也是打架的高手。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质之间的度不好把握,杨雄说过“宁野”的话,散人前文提到过,也是赞成的。当然,人们的审美趣向是不一样的,媛媛“宁史”更符合女性喜欢妍美的本性,也是一种趣向吧。

       当晚自然提到了出书的问题,崔寒柏先生正在筹备两本书,一本是他的书法作品集,一本是他的书法理论专著。我也在筹备一本书,就是所谓的《崔寒柏书法研究》。

       崔寒柏的书法作品集已经出过几个了,反响都是不错的,我就非常珍惜自己手里那一本,下次应该向他要一个整套的,后面还要注重收集他所有的书法作品集。一个一心谋划写《崔寒柏书法研究》的超级粉丝应该注重收集所有的崔寒柏书法作品集。说实话,我是很期待读崔寒柏的书法理论专著的,他的这本书是写给书法人的,包括了他对书法的理解和对书法技巧的分析,应该说是专业中的专业书籍。我在网络上零零碎碎看过崔寒柏一些书法理论方面的文章,不是很系统。我对崔寒柏书法的研究更多是从他的书法作品方面进行的,运用更多的是我在心理学方面的素养,本质上是感性的。如果能够系统地研究崔寒柏书法思想和理论,能更好地把握他作品中的各种现象,也能更好地欣赏他的书法艺术。儒者“三不朽”包括立德立功立言,大成就的书法人也应该有这三立吧,缺了立言就不完整。崔寒柏的书法立功之路现在已经开始进入顺境了,期待着他早日大成;崔寒柏的书法立言之路,也许刚刚开始,以前散落在书评和博文中的书法思想确实应该集结起来,不但有助于人们理解欣赏他的书法艺术,也有利于人们更好地理解中国书法艺术的传统,也有助于人们探寻认识中国书法发扬光大之趋势。

       但是我的《崔寒柏书法研究》则有不同的“目标客户群”,我的目标读者群是喜欢但是还不太懂书法的人,我希望能够借助《崔寒柏书法研究》写作,有助于书法爱好者了解和欣赏我国传统书法艺术,当然重点推崇崔寒柏这个人也是不必隐讳的目的。我写的这本书分正编和副编两个部分,正编包括我写过的“八评崔寒柏”(我正思考第九评)和包括这篇文章在内的与崔寒柏见面后的三篇随记文章;副编包括散人写的8-10篇书法体会文章,为的是讲清楚散人欣赏崔寒柏书法的理性认识基础。当然,我这本书也要包括至少五十幅精彩的崔寒柏书法作品,散人喜爱崔寒柏的书法艺术,希望藉此能和更多的朋友分享这种快乐。

       散人这本书要写成中英文双语版的,已经在请大学的英语老师帮助翻译这些文章。有必要通过这种欣赏入门类的研究书籍,向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的外国人推介中国的书法艺术和中国当代的书法艺术家。散人的大学本科就是英语专业,后来两次在美国留学进修,但是还是希望借助更专业的英语专家把文章翻译得更通顺更好,有利于国际友人阅读赏析。我希望,这本《崔寒柏书法研究》能够进入遍布世界的孔子学院的教辅书架,能够进入对外汉语教学的教辅书架。

2010年6月16日晚看崔寒柏作书讲书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六

       tw来的刘灿树先生夫妇,李守军、李旭东和我,都觉得非常开心。看寒柏先生写字,听他讲书法,益智益趣,惬意无边。与寒柏先生的“清聊”一直持续到快凌晨两点,大家意犹未尽,因为刘灿树先生翌日八点还要参加天津市政府组织的重要活动,我们才觉得不能不结束了。我们的开心博友们猜想可知,真是非常开心。

       寒柏先生和夫人媛媛从自己的精品集中挑选了作品送给我们几位,有些作品还是他们夫妇下午去探望恩师王学仲先生时请王先生点评的作品。寒柏先生特意送了我一幅行书的《心经》(上一图,局部),和两张四尺对开写成的《岳阳楼记》(下一图,局部),这些都是我想作为《崔寒柏书法研究》的书法插页的。

2010年6月16日晚看崔寒柏作书讲书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寒柏先生现在开始尝试直接在磁器上书写作品,他与朋友合作烧制的第一窑的作品还保留着几个。难得的兴致下,他送了刘灿树先生一个梅瓶,送李守军一个鐏,特意送我一个笔洗,还给我上次博文上提到的张宏凯先生留着一个类似酒缸一样的瓷器。送给我一个笔洗,算是寒柏先生鼓励我学习书法吧,真是感谢他了。

 

       下二图,笔洗的两个侧面照片:

2010年6月16日晚看崔寒柏作书讲书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2010年6月16日晚看崔寒柏作书讲书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