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湾散人

以书法会友

 
 
 

日志

 
 
 
 

崔寒柏大行草书作品欣赏 戴复古诗《初夏游张园》  

2012-12-28 07:06:27|  分类: 崔寒柏书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军崔寒柏两先生酒会笔会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乳鸭池塘水浅深,熟梅天气半晴阴。

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

 

       散人向来以为,楷特别是工楷追求的符合规范,所以偏于工艺(书法技术),而草特别是大草追求的是异质和创造,所以才是书法艺术得以极致的形式。楷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磨练和功力养成,草则必待情致情趣方可。书法上的时间磨练和功夫养成,“中才”以上的人都能做到;书法艺术所需要的情致情趣,则只有艺术家气质的人方能怀有,只有书法艺术家方能将情致情趣融合到他的书法技艺中。从这一点上说,楷容易而草难。请不要用胡涂乱抹的东西当做草书来反驳散人,涂鸦很容易,但是那不是书法艺术。 

       创新性是艺术品质的核心考量因素之一,第一幅蒙娜丽莎是艺术史上的丰碑,其后的赝品无论相似度多大都没有什么艺术价值;不可复制性是艺术高度的核心考量因素之一,只要是容易复制的作品,其艺术性高度也就可想而知。以创新性和不可复制性比较楷书与草书,其分别的艺术品质和艺术高度的权重系数不难分辨。书法家和鉴赏家对楷与草有不同的偏好,但不能辩驳的是,楷之工可求,而草之情致只可遇。楷之精致能让人叹服佩服,而草之情致则能让人心旌摇荡,心驰神往。其艺术感染力的强弱,亦可推想而知。楷如正步,行如小舞,草如狂舞。楷行草之精品,反复体会品咂皆有其美,但精品之草书则更有意蕴的深度和内涵的丰富性。

       以此,散人我再次强调对草书的偏爱,特与曹军兄及平克、刘欣、欢喜诸博友商榷之。

 

       一曲好的音乐,不能都是重音符,无论其如何高亢;也不能都是弱音符,无论其如何柔媚。强弱错落才是音乐得以成章的根本。一支好的舞蹈,不能都是大动作和强力动作,无论其如何激昂;也不能都是小动作和柔软动作,无论其多缠绵。强弱错落才是舞蹈得以成舞的根本。书法是线条和笔墨变化的艺术,强弱错落也是其得以艺术的根本。以此看崔寒柏先生的这首戴复古诗,算是第一个视点。

       曾经把崔寒柏行草书法中的韵律比之于大提琴上浑厚深沉而意味悠扬的旋律,今天读这幅戴复古诗,再次做如是联想。从起笔“乳鸭池”三字浑重的韵律到“水浅”之轻盈而起,再由“深”到“熟梅”之深入,而后又悠扬而起,时重时轻,时快时慢,直到“载酒西园”之“园”则音轻律速若有若无,最后一段旋律“醉”重而“摘尽”稍轻,“枇杷”过后“一树金”飘扬而远,书罢曲成。

       草书,疾书也,其中有很多即兴的“彩头”。草书中行笔速度的变化往往是“出彩儿”的必要条件,按部就班匀速而成的草书能进入“艺术”境界吗?如果以舞步变化喻象崔寒柏大行草艺术,随性随心变化,无拘无束,天真烂漫,无意于佳乃佳。右数第三行“气半晴”之轻盈别致,右数第四行“载”字之扭动,右数第五行“园”字金线速奔,变化多端,不一而足。 

       南开区博友刘欣先生说,崔寒柏行草“书写时完全是一种无我之境,从不细求点画之工拙得失,笔到之前心境已至,在他眼中,宣纸上面跃动的不是文字,而是无声的音符,无象的山川,无声的流水,无言的诗歌,但书毕落章后才发现,字字有法,笔笔有源”。 散人很赞同刘欣的这种判断。
 

       精彩的楷书作品一定要做到精致,没有瑕疵,一笔之误便会糟蹋了作品;精彩的草书作品一定要做到“出彩儿”,没有彩儿的草书不入上品。在草书中,瑕疵往往并不影响整体效果,所谓瑕不掩瑜。而且,草书作品中想完全避免瑕疵是不可能的。以此看崔寒柏先生的这首戴复古诗,算是第二个视点。

       所谓的彩儿,指的是既能展现书法家深厚艺术功力也能表现书法家即兴情趣意趣的精妙之处,书法作品中算得上“妙笔生花”的地方。这种彩儿可遇不可求,往往是书法家自己也很难再现其精妙的笔墨变化。传说王羲之醉后写《兰亭序》,第二天酒醒过后自己也觉得精彩,就又写了六七遍,但是都不满意,酒后的《兰亭序》成为中国书法发展史上光芒四射的丰碑。虽然《兰亭序》是行书,与本文讨论的草书行草书不完全一样,但是在草书中即兴“彩儿”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比之行书要更具有核心价值。诗有诗眼,文有文眼,数学题有题眼,行草书法作品的眼,就是其中的彩儿。

       具体在这幅作品中,右数第三行“气半晴”、右数第四行“载酒西”右数第五行“园醉”。这几个字串儿线条练达,在旋风般的速度中完成,无论线条之粗细变化,即使在第五行的园字纤细的笔画中,笔触依然是坚实的。崔寒柏行草书笔锋变化多端,但是提按使转之际,所有的笔锋变化都是在坚持“中锋不倒”这一大前提下发生的。写字的速度以及中锋基础上丰富细腻的笔锋变化,是崔寒柏行草书法最典型的特点,也是其深厚书法功力的体现。右数第四行的“载”扭曲转动,倒数第二笔重重一抹而最后一笔巧妙一划,与右数第五行的“醉”字配合,把书生的醉态写得很生动,但是醉字的线条不如载字生动。最难得的是右数第五行的“园”字,瘦金线快速跑成,精彩生动,能让没有看到崔寒柏先生写这幅作品的人揣摩出他写字时候洒脱,特别是最后一个使转时候的毛笔锋毫的大幅度的抖动。散人以为这个“载”和“园”(特别是园字)不独精彩,而且是书法家以后难以再现的,所以是这幅作品中最精彩的彩儿。博友欢欢喜喜也非常喜欢这个园字,但是他认为最后一样的落款最为精彩。

       崔寒柏先生的学生彭绍阳认为“一树金”三个字也是很精彩的,但这是他很容易再写出来的,还不是散人以为的那种彩儿,呵呵。另外熟梅之“熟”失于糊涂,乳鸭之“乳”起笔失于不巧,都是本幅作品的瑕疵,但瑕不掩瑜,草书随意随性之意态在瑕瑜中互见。

 

      书谱曰,“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情性;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草乖使转,不能成字;真亏点画,犹可记文。”意思是说:写草书不应该用楷法,容易在规范法度中失去草书的意态;写楷书不应该用草法,因为草书不是用来写信扎的,否则会失去社交礼仪中的正式和尊雅。楷书的点画是其形质的根本(亦即其书法技艺的根本),使转之处表现书家的性情;草书的点画用以表现书家的情绪情趣,而使转之处则是草书的性质根本(亦即其书法技艺的根本)。草书而用不好使转,便不成草书;楷书如欠缺点画工夫,只可用以记述文辞(则不成书法艺术了)。孙过庭把草书楷书的差异性说得非常透彻,但很多种流行的译文版本把这一段的第一句话的意思理解错了,结果南辕北辙。

      换言之,欣赏楷书先要看点画的质量而于使转处看变化,欣赏草书则先要看使转的质量而于点画处看变化。不同书体其书法艺术的美学价值不同,欣赏的视角和方法也不同,有些人以楷的价值观念去看行草书会感到迷惑不解,反之亦然。散人在博客中论崔寒柏书法,楷则以楷,草则以草,区别而论之。最后一节引用孙过庭《书谱》中这一段楷草差异的话,就是用以支撑前几节对崔寒柏草书的评述,并以此解释散人草书欣赏之视角与方法。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