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湾散人

以书法会友

 
 
 

日志

 
 
 
 

书画篆刻家解心逸印象  

2012-03-11 09:27:05|  分类: 书法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新毅,字心逸,斋号三昧草堂。63年生于天津,书法篆刻家龚望、蓝云先生入室弟子,并先后师从书画家刘一鸣、左月丹、梁琦、黄耘石先生学习山水画。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天津师范大学杜永仁老师是散人特别要好的一位朋友,他与解心逸先生二十多年的好友,对他的古文字学造诣倍加推崇,多次提及心逸先生在书法篆刻和山水画方面的修养功夫,因此心仪已久。前次杜老师请他为散人治印一方“游于艺”,这次散人托请杜老师为散人做一方“不倒翁”随形印,心逸先生都是慷慨以诺,其忠厚和善、率直天真,隔空感人。2012年3月9日中午,杜永仁老师安排在时代奥城的上岛咖啡店小聚,心逸先生风采果然臆想中模样,一见如故。同时在坐的还有天津大学出版社的何荣振先生、天津职业大学英语教师魏妍妍女士,何荣振先生为推介拙著《崔寒柏书法研究》不遗余力,而魏妍妍女士则是我以前在学校里教过的学生,也是这本书的英译主译人。

书画篆刻家解心逸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左起:何荣振、散人、解心逸、杜永仁

 

 二

      心逸先生追随老一代大家蓝云先生学习书法、篆刻和古文字学,深得蓝先生的真传,也因为外俊内秀且为人朴实忠厚深得蓝先生赏识,最后成了蓝先生的高门贵婿,也算是津门佳话一段。心逸先生心无旁骛,一门心思写字作画涵养学问。

      有一回,某武警单位为增添办公环境的文化氛围,特请心逸先生来写些书法作品,其中想让他写一幅当下政治口号类的文字,结果心逸先生直接回绝,场面非常尴尬,结果还是杜永仁老师打圆盘补写了一幅《茶诗》才算了事儿。心逸先生率真朴实,不卑不亢,既不屈尊于权势,也不记施人之恩惠。常有人请心逸先生治印,这些年到底给人们制作了多少方印章他自己也不知道。偶尔有人会在见到他的时候提及某年某时曾得到心逸先生的印章,但是很多时他却已经想不起来了。

       杜永仁老师请心逸先生为散人做“游于艺”印章的时候,便多次推介心逸先生是古文字专家,这次天假其便,我一直有个问题要请教心逸先生。平时读篆书作品或者看篆刻印章,虽然能够知道那些曲曲弯弯的篆字,但是分不清大篆小篆金文石鼓文这些名词的内涵外延,曾听孙学江兄说过有些人的篆书作品或者印章混而用之,其实不伦不类。听心逸先生讲,现在人们写篆书或者刻印章所需要的文字库容量远远大于古人使用的字量,不同的篆字之间借用在所难免,但是关键之处在于小篆作品中可以借大篆,但是大篆作品不宜借用小篆文字,所谓可以向前借用而不宜向后借用,盖小篆前大篆已经存在,而大篆时小篆还没有面世,能借有的东西,不能借不存在东西,真是言简意赅。以此看篆书作品,先看其主体是小篆作品还是大篆作品,然后可知其借用的合理性。依心逸先生所言,石鼓文处于大小篆交接之过渡,“承秦国书风,为小篆先声”,因此也可大略判定篆字借用的合理性了。先前孙学江兄所讲大概也是这个意思,但是散人对篆理解浅薄,不甚了了,其实没有听懂。心逸先生一席话,对于篆刻家来说不过常识,但却解了散人这几年的困惑。

       现存的石鼓文是唐朝初期出土的十石鼓,上面刻有文字,当时认为是描述周穆王出猎的场面,后来的考古考证认为是秦文公时代的作品(一说秦穆公时的作品),有的字已经残缺不全(引自百度百科)。心逸先生潜心研究石鼓文十多年,补全了这些残字,以便于吟诵。散人对篆学理解粗浅,日后即使能看到心逸先生所补全之石鼓文,未必真能欣赏得了。

 书画家解心逸先生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书画家解心逸先生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上二图解心逸篆刻:游于艺、不倒翁

 

       平时看书论听人讲书,总会听到有人讲古语“锥画沙”、“印印泥”、“屋漏痕”、“坼壁之路”、“折钗股”、“高山坠石”,有人以为这是笔法,有人以为这是书法所追求的效果,其实锥画沙、屋漏痕、折钗股、高山坠石之类的话如果当做笔法放在一起是相互冲突的,令人困惑,这也是学书人经常争辩的问题。散人以此请教心逸先生,他说,这些古语不能笼统看做笔法,而应该看做不同方面的笔法,比如说平如锥画沙主要是写横笔的方法,留如屋漏痕主要是写竖笔的笔法,圆如折钗股主要是折笔的写法,而重如高山坠石则是点笔的写法。古人云:“点如高山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这就是说点笔必须沉重而干脆利落,如屋漏痕怎么可能与点笔、横笔或者折笔有关系呢?除此以外,还要强调一个变字,千变万化不能雷同。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呵呵,一语点破窗户纸。

 

       解心逸先生的书法,主要在篆书和章草,我不太能欣赏篆书,但是觉得他意临的《急就章》很不错,匀整从容,沉着痛快,不疾不滞,自然纵横,着实文人气象。

       几年前在一个笔会上我遇到过天津的章草名家陈克昌先生,在笔会本来以为陈先生的书法不足为奇,但是裱装后的效果非常好,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比较关注章草作品。这次看到解心逸作品集上的章草作品,也感到很入眼。

       问起章草,心逸先生滔滔不绝,算是触碰到了他书法学问的兴奋点吧。心逸先生认为书法应该从篆隶筑基,而章草应该是草书的根本,如果从章草筑基学习行草书,会事半功倍,从章草到二王是书法艺术修习的捷径。对于心逸先生这派话,散人体会不足,无以判断正误,但心逸先生浸淫章草多年颇多心得之态溢于言表。如果日后能求得心逸先生书法作品,最想求的就是他的章草作品吧,他从容不迫不卑不亢的人性,真的能体现在他的章草书法艺术中。

 

五 

       解心逸先生佛缘很深,绘佛像抄佛经,凿刻过五台山菩提顶的木匾《大雄宝殿》和天津大悲院的木匾《护光明幢》,铜刻巨印《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他的佛教人物画像在日本非常受欢迎。

      解心逸先生在天津音乐学院讲授书法课,在这方面他比一般的书法家有更多的优势,他在佛学、易学和老庄方面学问使他能够对不同门类的艺术融会贯通,把“义理”与实践中的现象结合起来辨析,往往言简意赅,容易接受。同时,心逸先生从乃师龚望先生学得一手好琴,精通音律的他与音乐学院的学生交流起来更少障碍。心逸先生把阴阳五行与抚琴的技法结合起来讲给我们几个人,我们云里雾里不通;他把阴阳五行与书画的技法结合起来讲给我们几个人,我们仍然云里雾里不通。呵呵,不笑不足以为道也!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