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湾散人

以书法会友

 
 
 

日志

 
 
 
 

崔寒柏行书宋戴昺《茅屋药名诗》  

2012-05-02 07:38:34|  分类: 崔寒柏书法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寒柏行书宋戴昺《茅屋药名诗》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本文发表在2012年12月1日版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画讯》总第192期

崔寒柏行书宋戴昺“山家小憩即景效药名体”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上图 崔寒柏行草作品:宋戴昺 “茅屋药名诗”


 柴门通草径,茅屋桂枝间。

修竹连翘木,高松续断山。

仰空青荫密,扫石绿花斑。

傍涧牵牛饮,白头翁自闲。

戴复古从孙戴昺诗茅屋药名歌 辛卯 寒柏        

                                
1  

       看崔寒柏这幅行书草书作品,最值得注意的是其篇章洋洋洒洒的整体感和密不透风的行气。可以从三个方面体会一下。

       一是重笔重墨看似无意散布,错落别致,呼应配合。但从四维看四方沉稳而无偏斜之处;从里外看,匀衡布局中实外不虚。一般来说崔寒柏按照语义的字组(即意群)书写诗文,无论楷书、小行书、大行书还是草书,他都是按照意群来写作品,蘸一次墨一般要写完一个句子,偶尔蘸一次墨写一句半或者两句。诗文本身是有节奏的,毛笔干湿轻重如果顺应了诗文的节奏,自然而然也就有了一种节奏感、语义感,也就自然而然地符合了陈振濂先生所说的书法作品中的呼吸率,读起来看起来让人感到舒服。当然什么事儿都不能绝对化,绝对一笔一行(或者一个意群)也会出现新的单调感。大家注意右起第三行,崔寒柏蘸墨一次写了“仰空”,随即又蘸墨一次写了“清阴”,写完“密”字以后,顺笔写了“扫石”两个字,然后再蘸墨写了“绿花斑”。右起第三行的墨色变化增加了整个篇章的动感和层次感,也对左右两边的行气产生了积极影响。右起第四行写完了“牛”字以后,特意重新蘸墨写了“饮”字以封堵右侧外泄的行气,也算是一种变化。

       二是字的疏密与小大变化灵活,左顾右盼相邻行段。这一点散人在博文“崔寒柏草书《杨万里咏芭蕉诗》”中已经提到过,需要补充的是,横向相邻行段的相互照应和补救一定是在不影响本行纵向行气运行的前提下发生的,否则就会因小失大,就会机械做作而失自然。崔寒柏在这一点上,总是争取做到匠心独具而不生丝毫匠气,总是争取做到“润物细无声”,不流露设计的痕迹。右起第二行“翘木”、“高山”组合封闭右侧外泄的行气,“续”、“断”字身拉长封闭右侧外泄的行气,不注意都是看不扎眼的,但是稍事注意则感觉出书法家清晰的意图。右起第三行前疏后密,左摇右摆,不但纵向行气顺畅,左右亦能逢源。右起第四行改用稍小一些的字直贯到底,以弥补右侧各行尚余的缺口。崔寒柏以浓重墨色驾驭全篇,以灵巧的疏密聚拢行气,做到了气韵生动,酣畅淋漓。

       三是题跋和印章的妙用。崔寒柏总是把题跋和印章作为建立其书法作品“意境”的最后的“妙手”,而很少随意处置。本篇中的题跋和印章除了封闭住右侧各行外泄的行气之外,又向下做了一道密实的隔断。两方印章与之配合的功用,恰到好处,让人赞赏。

       崔寒柏大尺幅的行草书作品右侧的行气是开放的,而左侧的行气是密闭的,一张一弛,一呼一吸,让人感到篇章内的行气是流动的,顺畅的,生生不息的。整幅作品就像一张向右看的脸,而游动着的行气就如同生动的表情,越端详越让人觉得有动感有内容。

 

2

       崔寒柏这幅行草书作品中另外一个特别需要关注的就是其中绵绵不尽的力量感,也可以从两个方面体会一下。

       一是使用扭力的笔法比较多,亦即绞锋使用多。崔寒柏善于搅动毛笔,使力向内走,造就了筋骨刚强的线条而无外向的锋芒,比我们通常说的“使转”的笔法更有力量感。在草书中,很多人喜欢在句末或者文末用散放的长笔,崔寒柏则有意控制笔力的外放,而尽量让笔意回转内收,笔下的扭力刚好与此相适应相符合。 崔寒柏大尺幅行草书作品中的雄浑气象与他惯用扭力而少用散放之笔密切相关。如同崔寒柏刻意封闭右行外泄的行气一样,崔寒柏行草书字里行间绵绵不尽的内向的扭力,也是其书法艺术的特色,是崔寒柏书法艺术最显著的可识别性之一。

       二是收笔时的笔力保持着回敛的势。东汉蔡邕在《九势八字决》中提到:护尾,点画势尽,力收之。崔寒柏行草书中的末笔在向外弹出的同时保持着一种向内的势,也许这样的描述不准确而有些玄乎其技,但是只要仔细研究他的末笔不难看到其中的小动作是相反的势。崔寒柏写字时身体的扭动,在这末笔的时候往往有相应的动作,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在耸身提气,配合着这种回敛的势。这首戴昺诗中除了“茅”“枝”“扫”“花”这几个字的末笔因与后续的字紧密关联直接弹出去以外,其他如“柴”“高”“松”“断”“山”“空”“阴”“密”等字的末笔都是在收敛的势中弹出去的。一般情况下崔寒柏行草书末笔的小动作是与前笔连贯在一起的,偶尔也有连不到一起的,如同“翘”字的最后一笔,似乎就像是两笔写出来的了,单独来说,这似乎是败笔,但是“翘”字在这里刚好体现出来了一种因为笔划顿挫而产生的力量感。 

       去年参加包头市“抱云堂崔寒柏书法展”,虽然与会宾客都喜爱崔寒柏的小楷和小行书,散人我觉得最有视觉冲击力的还是他的行草书作品。特别在大厅中,六尺和八尺的草书作品最抓人眼。

 

 下图:《画讯》总第192期图文版面

崔寒柏行书宋戴昺《茅屋药名诗》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书画鉴赏
阅读(55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