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湾散人

以书法会友

 
 
 

日志

 
 
 
 

见到了津门章草名家陈克昌先生  

2013-01-16 16:29:33|  分类: 书法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见到了津门章草名家陈克昌先生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津门章草名家陈克昌先生

一 

       今天天津市政协书画研究会到区县活动,送文化到区县,在区体育局举办了一个小型的笔会,八位书画艺术家现场作画写字。原市政协副主席曹秀荣、区政协主席刘金钟、副主席王晓敏和我到场观摩笔会。市政协书画研究会副会长刘金方、刘建华和秘书长卢金俊、区体育局局长张者玉、区政协专委一办主任范金海、专委二办主任赵杰、区体育局副局长杨国一和一些工作人员也来观摩笔会或到场为艺术家们现场服务。八位艺术家包括画家中国美协会员刘荣生、画家卢东升、画家李学亮、画家王东风、画家书法家朱兆煜、书法家陈克昌、书法家臧志建、书法家中书协会员邢纪庆。其中,因为对书法研究偏好的缘故,散人最为期待的是津门章草名家陈克昌先生。

       陈克昌先生是天津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文史馆书画研究会会员、天津市政协书画研究会理事。一九四一年一月生,天津人,斋号“二池龛”。师从王学仲先生,章草曾受津门名家王坚白、余明善指导,以精擅章草知名于天津书界。

       大约十年前我曾经见过陈老来参加笔会,区农委书记宋子立(时任区农委副主任)请来,顺便也让我过去看看。当时陈老年约七十,清瘦但身板硬朗,抽烟很多。陈老给我写了一四尺的横屏和竖屏各一幅,后来我忘了因为什么缘故曾经要送人,但是裱装过了以后效果非常好,自己又不舍得送了。2009年我开始尝试写书评的时候曾经写了一篇博文《陈克昌 津门的章草名家》,用的图版就是那两幅书法作品。前一段时间与天津日报报业集团书画俱乐部《画讯》主编徐庆举先生闲聊,谈到《画讯》上连载有陈今天见到了津门章草名家陈克昌先生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克昌先生关于章草的系列文章,并说到他们组织了一个星四沙龙,经常聚会。当时我签了一本《崔寒柏书法研究》请庆举先生转呈陈老阅批,不过这次见面陈老说还没有收到。

       陈老在笔会现场给人们写了很多,很多人围着他等他写字。我怕累着他,只是请他写了一个“清水斋”的斋号,崔寒柏、刘宗汉两位艺术家曾经给我写过“兰湾清水斋”的斋号,陈老是寿星级的书法家,别写一个更有意义。 陈老写字的时候,我用手机上网给他看看几年前写的那篇提及他章草书法的博文。陈老记不得十年前来参加笔会的事情,但是对网络上的这篇文章还是知道的,不同的人若干次向他提起网络上我这篇博文,更有人打印出来给他看过。虽然文章非常简单,但是强调了陈克昌章草书法的功力基础,还是蛮让老人高兴的。中午吃饭的时候,陈老提起说崔寒柏也是他的小师弟,他们和孙伯翔先生都是王学仲先生的弟子。也提起崔寒柏十多岁的时候曾经去他家拜访,还给他留下了一幅非常好的书法作品,他说崔寒柏不到二十岁的时候书法已经很有功底,已经展示出了非常好的艺术才华和发展潜力。陈老还再三提到崔寒柏的印章功夫非常好,陈老用章草给王学仲文集书写的王学仲诗就是用崔寒柏刻治的印章。崔寒柏先生的父亲崔以泰先生祝寿的时候,某原副市长曾经请陈克昌先生写了一个大寿字做贺礼,那幅作品用的也是崔寒柏刻治的印章。陈老说他收藏有崔寒柏刻治的名章和闲章。今天见到了津门章草名家陈克昌先生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陈老知道我在笔会现场上没有好意思再要他写的作品,站起来从衣袋里取出一幅写给别人的王维诗《鸟鸣涧》,特意送给我,说这本是给别人写的,先给我了,然后再写了给那个人。

 

       章草吃功夫,重点在两个方面。其一,章草的笔法出于篆隶,转笔比较多,特别是在横笔、捺和勾的结尾处,这与楷书的笔法大有不同,所以练楷书出身的人写章草往往不习惯更不熟练。其二,章草的结体也出于篆书和隶书,与其后产生由楷书变化而来的今草根源不同,单单练习章草的笔画写法而不熟记具体的章草字的笔画结构也是行不通的。 单单练熟了笔法已经算是不容易,又要熟记各种字的章草笔画笔顺,更是非常不容易。陈老在这两个方面上都非常老到,提笔写字,信手拈来,毫不犹豫,比之那些需要翻查章草字典以后才能写章草的人来说,岂能同日而语。

       有人说,章草的笔法和章法都相对固定,不容易出变化,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章草所展现的是一种典雅的美,这种典雅在某种程度上与正书有类似的美学意义。也就是说,章草是在坚持传统格式和方法的基调上寻求趣味的变化,而坚持传统格式和方法是章草创作的第一关注,笔墨的变化则在次要地位。陈克昌章草所坚持的就是这种典雅,与当下书坛用章草笔意“推陈出新”而做怪丑书的潮流,迥异而别。

 

       难得见到陈老一次,自然谈了很多,我要抓住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下这位耄耋老人。陈老对他的老师王学仲先生怀有无限的崇敬,他说过曾经送三幅作品请王学仲先生点评,其中一幅作品是临王先生作品的。王学仲先生当时就把陈先生的这幅临品提出来放到了一边,告诫陈先生不要刻意摹写老师的作品,而要注重体会从古而来一直到老师在坚持的书法精神。王学仲先生给陈先生另外两幅作品都题写了跋语,以资奖掖。这件事儿是让陈老终生难忘的教训,陈老此后不入其他大师的门墙,在陈老看来,王学仲先生博大宽容的书法思想和书法教育风范实在是最难的最难的。

       王学仲先生书法绘画两方面的弟子成名者都非常多,但风格各异,各有特长。有擅长碑书的,有擅长隶书的,有擅长楷书的,也有擅长章草书的,更有擅长小行书大草书的,叠彩纷呈,算是近现代书法教育史上的一朵奇葩。王学仲先生获得兰亭奖的终身成就奖,自然基于他在绘画和书法方面的杰出成就,但与他的书画艺术研究成果和他的书画教育成就不无关系。陈老对乃师的敬仰加重了我对王学仲先生的景仰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