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湾散人

以书法会友

 
 
 

日志

 
 
 
 

求于道器之间——王金复印象  

2013-05-13 11:25:49|  分类: 篆刻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求于道器之间——王金复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王金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市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

       金复先生治印数十年,技艺精到,构思巧妙,是当下津门最富盛名的篆刻家之一。对金复先生仰慕已久,去年就曾经与纪庆商讨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后来因为有一段时间金复先生的身体状况不好,一直盘桓着没有去成。今年春暖花开时节,传说金复先生已经康复了,就又和纪庆谋划过来拜访一下。前一段时间,纪庆去金复先生家请教古砖瓦拓片题跋的事儿,顺便留了三块石头请金复先生给我刻三方名章,十天后来电说印章已经做成了,昨天我和纪庆聊备薄礼,欣然而往。
       金复先生是津门书法大家孙伯翔先生门下年纪最大的弟子,入孙老门门下比纪庆差不多要早二十年了,比我年纪刚好大了十岁。但金复先生为人谦和,不但他们师兄弟之间非常融洽,也让我这初识之人不生丝毫的拘束。他说话声音不大,语速不快,思维流畅,侃侃而谈,算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健谈了。
       我送拙著《崔寒柏书法研究》请金复先生阅批,他对崔寒柏书法评价甚高,自言也有其作品若干。顺便说起津门书界的往事,往返穿越,间或简评,我觉启发良多。
       金复先生之父王老先生生于河北省黄骅县,回民,算是当地的大地主出身,受私塾科训,写很好的小楷,手抄的《古兰经》非常细心精到,金复先生特意取出来让我和纪庆观赏。王老先生后来到天津求学、经商、做资本家,落户天津发展,但是黄骅县农村的房屋地产都还在他名下,解放后定出身成份跑不了被定成了地主。文革时候王家受到了很大冲击,全家被遣返黄骅县,备受挫折。金复先生返城的时候已经快三十岁了,过了两三年才分配到一个不太景气的工厂工作,然后又遭遇下岗,做过木匠,开过文化店,养家带儿女,修学书法篆刻,经历起伏跌宕,艰辛颇多。虽然金复先生说起这些的时候面带微笑,超然豁达,而且自满于现在平静康乐的家庭现状,但难掩的沧桑感依然透过他平和睿智的言谈,让我们深受触动。
       因为怕金复先生谈长了会劳累,我们不敢多留。金复先生取出来几幅书法作品,让我和纪庆各选一件,我选了碑书《文心雕龙》节录,纪庆选了一幅碑书论苏黄米蔡。人们很少见到金复先生的书法作品,连纪庆也不例外。金复先生赠以书作,说明他对我们的来访也很开心,让我们感觉很亲切,很荣幸。


求于道器之间——王金复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因为是名章的缘故吧,金复先生这方“田先钰章”方正端庄,线条不拘谨,也不散漫;用刀不刚猛,也不拖沓;章法上左右两部分中间留红,而上下两部分紧闭,疏密有别,淡然养眼。

 

求于道器之间——王金复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金复先生在“清水斋”印中,让水平流,与前一字清中的水避免了同向,斋字下部几个竖笔简单直向,也与清中之水的部分形成区别。斋字上部分如三石垒成,粗重之笔,凸兀出来,形成向下半部的一种阻碍,避免了整个印章的平铺直叙;这几个粗重的笔触,与水字相配合,状如水边的垒石。斋在水畔,水清斋清皆可观瞻。治印者未必如此构思,而郢书燕说者得以附会,这也是这方印章妙处之所在。

 

求于道器之间——王金复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这方兰湾散人印章,湾的部分笔划非常繁复,且散字紧接湾字,突出上部分的多层线条,两字随形而向左右外展,造成这方印上下两部分清净简约,中间部分缭乱,形成了非常不对称的对比关系。这方印章的象,我一时还没有读透,这印章的兰湾和散淡两个层面的意思,如果在印章中象出来,好像还是相对矛盾的。


       下图书法是王金复先生送给我的楷书作品《文心雕龙 夸饰》摘句:“夫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神道难摹,精言不能追其极;形器易写,壮辞可得喻其真:才非短长,理自难易耳。故自天地以降,豫入声貌,文辞所被,夸饰恒存。”
       这是一幅四尺 X o.5尺的窄幅条屏,笔意自于北朝碑刻中的无名墓志。这些无名墓志来自于民间,朴素的成分多一些。金复先生说起这幅作品的时候,特意指明他在追求一种简单和平静,寂然的恬静。纪庆也说,作品中的那种静,让人感到非常舒服。我们一同体会着金复先生与乃师孙伯翔先生碑书的细微区别。
       求于道器之间,这是我看到金复先生作品时联想到的文章题目。对于篆刻家来说,名器其形,不能片刻而离之,溺于形而下求线条刀法章法篆法,是不难做到的。艺术与工匠的差别就在于艺术要追求形而上的意蕴,而工匠则专注于技艺。从篆刻匠到篆刻艺术的跃升需要有超越刻字技艺的意识和眼界,这种意识和眼界既有天赋的成分也有后天修炼的成果。从后天修炼的过程看,这种意识和眼界是与基本技能同步发展的,而不一定要等到技艺娴熟以后才开始提高眼界,才求变化。超越刻字技艺的意识和眼界,其实就是出离古人窠臼而求异创新,就是要从旧有的形式中变化出能负载文化新意的新的形式,而新的形式一定是为了承载新的文化意义才出现。器者,道之所寓;道者,器之所由;道器一体,密不可分。很多书法家篆刻家对道器的辩证关系理解不透彻,炫乎其技,不知已深堕匠途。
       普遍而言,书法和篆刻教学中老师们总是强调先入古后出古,先基本功后创新。这种貌似合理的逻辑,比对于当代成名的书法篆刻大家未必符合。大凡有创新意识的书法家、篆刻家,往往从一开始就具有磨灭不掉的创新意识和求异趣向,他们学习古人却不沉溺于古人丰富的文化遗产中而迷失自我。艺术性的生命力在于个性化和创新性,古人的书法篆刻遗产都只是我们学习的范本和基础而已,是让我们不断超越的靶子或者里程碑而已,古人所树立的所有的里程碑都是注定要被我们甩到身后去的。金复先生提及自己年轻的时候每出新意则常被师长责备,以为基础不牢求变太早。现在说起来金复先生感慨良多,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学透了古人的遗墨然后再创新呢?按照老先生们的要求,一辈子恐怕也不能够学透了古人吧?
       形而上和形而下之间有很多可以感悟而不能言传的内容,在道器之间追求书法篆刻的艺术进步,这就是金复先生寓寄于这篇文心雕龙节录中的深意吧。

求于道器之间——王金复印象 - 兰湾散人 - 兰湾散人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